观点

【一家之言】课外锻炼, 请让北大学生自由选择!

校方出发点是好的,但为何采用强制的方式?

在北京大学,选上体育课是一件需要运气的事情。然而在听说体育课的打卡签到制度,从指纹打卡到了马拉松抵分,还必须使用一款叫“益动”的App时,我和很多刚投点选上体育课的同学一样,顿时有了一种退课的冲动。

为什么一定要跑步?为什么一定要有App打卡?为什么设定的目标锻炼距离是63千米?为什么一定要顶着雾霾天在限定的距离用限定的时速跑步?

一翻这几天的“北大树洞”(匿名发帖)和BBS留言,支持这种举措的近乎没有,而不满和抗议,并未局限于选上体育课的同学。

北大向来是崇尚自由的,然而在这次的课外锻炼制度改革中,我没有感受到。从无端改变打卡制度,到益动App必须落户,不遵守就没有分的隐形暗示让人不寒而栗。

当然,我相信学校体教部的出发点是好的,眼见高校学生体能越发下降的客观现实,试图采用更有效的方式来监督学生们进行锻炼,这是本于善意的出发点。这一份苦心值得尊重,然而为什么需要采用这样强制的方式?

不由得想起电影《监禁》里,富有社会改良愿望的警察克雷布斯,把舞女囚禁在自家地下室里,然后通过制定各种善意制度提供某种“赚分”方式,一步步实现道德改造。

把锻炼和监狱作比较或许有些失之恰当,但现行的App打卡,和这座天鹅绒监狱之间确乎存在一种相似,那就是都是出于善意而选择强制。而这种强制,并没有把主观意愿放在考虑的范围之内。而且还需要学生们自己承担一个昂贵的设施让这个制度得以运行。或许这还会引发进一步关于阶层差别的讨论——是不是买不起智能手机的同学,就不能上体育课了?

更何况,人的身体是自己的。退一万步来说,承认自己的确需要监督机制,但我愿意用什么样的方式锻炼,愿意在哪里锻炼,愿意一次锻炼多少量度,为什么不能让学生自由选择?

再而言之,这种马拉松式的锻炼,真的能够让学生体质有长足性的提高吗?至少我看不出强制的强度性锻炼和体育热情,和体育意识之间有良性的互动逻辑。就好像是奋力地抽打一群马让它们奔跑,当马鞭停下后,该吃草的照样吃草,热爱奔跑的仍会奔跑。

体育素质下滑,与体育强国的距离拉远,值得注意,但并不是一下子把锻炼制度改革得如此激进的理由。在体育强国如德国和日本,“快乐体育”一直是体育教学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而相应地,为了促进体育的激情,各样体育设施的投入,体育锻炼的正向社会引导一向是不遗余力。

然而,我们现在的五四操场上并没有储物柜;更新了一次又被闲置的打卡机,寂寞地站在操场的另一旁。估计不久后的游客,会惊讶地发现,操场上又多了一群低着头看手机的“学霸”。

(作者为北京大学大二学生)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