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沉睡三百年的张献忠宝藏

2016年1月6日,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文物管理研究所所长吴天文向记者展示了“江口沉银遗址”发现的国家一级文物金封册。金封册长20厘米、宽10厘米、重730克,上刻有29个字。 (CFP/图)

民谣说张献忠兵败退出成都时,把“大西国”的金银财宝秘藏起来,为了将来能找到所藏之宝,不至于因年代久远而迷失,便设计了石牛和石鼓作藏宝记号,谁发现了石牛石鼓,就有可能找到“大西国”的神秘宝藏。这也为后来的人寻找这笔宝藏留下诸多笑谈。

“知道”(nz_zhidao)跟你聊聊,张献忠宝藏那些事。

“石牛对石鼓,金银万万五,谁人识得破,买到成都府。”

这是一则长期流传在四川的民谣。民谣的内容涉及的是明末农民起义军领袖张献忠的一笔巨额宝藏。然而,三百多年过去了,这笔宝藏的下落一直不为人知。民国年间,有人专门成立了寻宝公司,成都府南河边找寻了几个月,结果是,挖出了石牛和石鼓,却仅得到了三筐铜钱。

然而,这笔沉睡了三百多年的宝藏,近日在四川省彭山县江口镇被发现了。

张献忠宝藏缘何沉江

至于这笔宝藏为什么会出现在彭山县的江口镇,还得从江口之战说起

公元1644年,明崇祯十七年,农历甲申年。这一年3月,闯王李自成攻陷北京,明思宗朱由检自缢于煤山,大明王朝灭亡。明朝灭亡之后,随即在中国大地上出现了4个政权鼎足而立的局面。分别是李自成建立的大顺政权,弘光帝朱由崧建立的南明政权,从东北入主中原的大清政权以及张献忠在四川建立的大西政权。

在四川,人们提起八大王张献忠,是一个凶神恶煞的杀人魔王形象。各种关于“八大王剿四川”、“七杀碑”等等传说,早已为四川人耳熟能详。这样一个魔鬼似的人物,在四川的政权自然不会稳定。就在他打下成都时,有一个人在他的刀下逃脱了。这个人就明朝参将杨展。

杨展逃脱之后,迅速逃往川南的叙府(今宜宾市)一带,召集了人马数万人,组织了一支军队,开始与大西政权对抗。杨展被南明政权被任命为四川总兵,封锦江侯,成为南明在四川地区的有生力量。作为崇祯十二年的武进士,杨展有着自己有效的练兵方法,在短时期内,便轻松拿下了嘉定(今乐山市)。在嘉定站稳脚跟后,杨展又相继收复了仁寿、简阳、眉州、青神等地,川西及上川南州县尽为所属。

这让在成都当皇帝的张献忠如坐针毡,眉州距离成都不到100公里,可以说敌人近在咫尺。于是,在公元1646年夏天,在成都坐不住的张献忠决定向盘踞在川南的杨展发起决战,意图一举收复川南。张献忠之所以要向杨展发动毁灭式打击,主要是因为在此之前的五月初五,大清肃亲王豪格自西安起行,南下汉中。张献忠自知汉中一旦为清军所占,成都也必然不保,因此,他急于想要川南之地,好向云贵撤退。

张献忠尽起成都10万人马,战船千艘,并将成都府库中所存的金银珠宝悉数装上了一百多艘大船,做好了放弃成都的打算。然而,杨展却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在得知了张献忠大军乘船南下的消息后,杨展决定在成都的南大门彭山阻击张献忠的大西军。也许是张献忠的气数已尽,等到他的大军来到彭山,老天爷竟然刮起了狂风,使得大西军的战船不能前行。见此良机,杨展命令自己的战船两翼排开,中间派早已准备好的载着火器的小舟正面进攻。小舟顺风点火,瞬间将大西军战船点燃。一时间,大西军阵线大乱,毫无还手之力,只得掉头向江口回撤,无奈两岸陡峭,水道狭窄,前后数千艘船舰,首尾相衔,寸步难进。10万大西军,数千箱金银珠宝,就这样沉入了滔滔岷江。

经此一战,大西军精锐尽丧,张献忠只得带着他的几个干儿子和一部分残卒逃亡川北,最终在西充凤凰山被清军射死了。张献忠死后,他的干儿子孙可望、李定国、刘文秀等人将成都所剩无几的钱财搜刮一空,然后一把大火把个繁华的成都城烧为灰烬,投靠了南明永历政权,并且留下了那首关于“神秘宝藏”的民谣。等到清军占领成都之后,发现偌大的成都城只剩下了十几户人家,大街上竟然有老虎出没。

2015年9月7日,四川彭山,记者探访调查“张献忠沉银”秘闻。 (CFP/陈羽啸/图)

“范哈儿”寻宝两年一场空

民谣说张献忠兵败退出成都时,把“大西国”的金银财宝秘藏起来,为了将来能找到所藏之宝,不至于因年代久远而迷失,便设计了石牛和石鼓作藏宝记号,谁发现了石牛石鼓,就有可能找到“大西国”的神秘宝藏。这也为后来的人寻找这笔宝藏留下诸多笑谈。

民间是否有人真正去寻找过这笔“大西国”的神秘宝藏,我们不得而知。据《彭山县志》记载,乾隆五十九年(公元1794年)冬,有人在江口岷江上打鱼时,打到了一把刀鞘。四川总督孙士毅得知后,派人在江口进行了打捞,捞出了上万两白银和大量珠宝。此后,清政府又多次派人打捞,却所获无几,便停止了打捞。

到了民国时期,有一个人大张旗鼓地寻找过这笔宝藏。这个人在川中属于超级传奇的人物,近年来的电视剧《傻儿师长》使得他在四川乃至全国广为人知,这个人就是剧中的原型人物,人称“范哈儿”的川军将领范绍增。

1937年冬,范绍增的手下马昆山得到了一张所谓的“张献忠藏宝图”信以为真,并将此事报给了范绍增。此时,范绍增正在为筹措出川抗日的军费发愁,得知这一消息,立即出面奔走磋商,成立锦江淘金公司,开始了对“大西国”神秘宝藏的打捞工作。

他们按照藏宝图纸进行了方位丈量,最后推断出了埋藏金银地点是位于望江楼下游对岸原石佛寺下面三角地段交叉点左侧接近江心的府南河边。1938年冬季,趁河水较浅,加速开挖却一无所获。

到了第二年秋天,府南河水退后又继续进行挖掘,结果这一次,上百人前后历时十多个月,果真挖出一个大石牛和大石鼓。然而,历史却给他们开了一个大玩笑:工人们奋力挖出来的,不是金银,只有3大箩筐小铜钱。“金银万万五”杳无踪影,民国轰轰烈烈挖银事件,也只好草率收场。今天的望江公园江边,人们还能看见当年“范哈儿”他们费事两年挖出来的一对石牛和石鼓掩映在荒草之中。

 

号外号外!

2015年,“南周知道”app诞生,这是南方周末面对数字化转型,重磅推出的一款新媒体产品。

深度!绝对原创,后台解密

有料!严肃知识,八卦内幕

定制!为你而生,述你所想!

想要报题吗?扫二维码,马上下载“南周知道”客户端。

知道ios版本

知道安卓版二维码-豌豆荚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